懒死病患者粽大宝

【翔周】小幸运 23

游千:

最近几章又写得艰难起来了,因为他们特码的又没怎么有互动了(呆滞)

23

 

孙翔再也没有出现在周泽楷面前。

倒不是孙翔的问题,是周泽楷这边忙的头都抬不起来。毕竟快期末了。

孙翔的期末前夕也是没白天没黑夜,正好住校,三个人凑在一起突击,效率格外高。邹远是文科一班的,没法和他们同步,每天快十一点才能回宿舍,孙翔几乎能看着邹远脑补出现状的周泽楷。

因为精英班的试题独立,少了几十个人挡在前面,孙翔的期末排名破天荒的好看,爸妈都震惊了,寒假放了没两天就说要带孙翔出去玩。天气良好的周末,一家三口开着车出去滑雪。

要去的滑雪场就是孙翔之前带周泽楷去的那个,距离市区最近,交通方便。

孙翔躺在后排玩手机。之前和周泽楷的那张合照锁屏已经被孙翔换掉了,换成了不知何姓何名的网红妹子的脸,欲盖弥彰。他戴着耳机打游戏,屏幕都要被掰断的架势。

孙爸爸从后视镜里看看他:“住校这半年没闹事吧?”

孙翔哼了声:“乖着呢。”

孙妈妈偏头问他:“想出国吗?”

话题太跳跃,孙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手上动作停了一下:“出什么国?”

“你想走高考流程吗?”妈妈的语气很平和,“不想走就出国嘛。”

孙翔短暂的犹豫,然后小声说:“不想出。”

孙爸爸笑了一声:“那你追到人家了吗。”

怎么又跳到这个话题了。孙翔烦躁地皱起眉,没说话。他的表情和他的反应已经把问题回答的很透彻了。

孙爸爸点点头,话也说得明白:“我跟你妈的意思是,你正常了,就留下,不行的话就出去。”

孙翔把手机一摔,撑着身子坐起来:“什么叫正常?什么又叫不正常?”

“翔翔。”孙妈妈出声安抚他。

孙翔冷笑一声:“你们问过我意见了吗?就要把我送出去?”

“你追男生追了一年多,问过我们意见了吗?”孙爸爸眯起眼睛。

“问过了。”孙翔偏开脸看着窗外的街景,声音很固执,“是你们不同意的,跟我没关系。”

“不管我们同不同意,你都要追?”孙爸爸说,“那不管你同不同意,我都要把你送出去。一个道理。”

“……”孙翔不说话,肺都要炸了。他咬牙把靠垫砸到玻璃上,弹回来接住,又砸了过去。发泄了半天,这才蔫蔫地躺回去,翻了个身背对着父母,闷声说:“不聊了,我要睡觉。”

之后孙翔全程戴着耳机,很少跟父母说话,到了雪场也是,自己抱着雪板找了条人少的雪道独自玩耍。

孙翔滑了两趟就不想动了,他抱着板子仰面躺在雪道的安全区,天空一片云都没有,是被提了明度的一望无际的浅蓝。

上次来的时候还有周泽楷呢,穿着奶黄色的防寒服,一开始不会,总是摔得东倒西歪的。

不知道周泽楷现在还记不记得单板怎么滑。孙翔眨眨眼睛,撑着地坐起来了。妈的还想什么周泽楷啊,明明眼睁睁看着他扔了自己的巧克力。

 

假期里倒是跟周泽楷偶遇了一次。孙翔和唐昊去大学里打球,球打飞了孙翔去捡,刚跑了两步,球被人扔回来了。孙翔一手把球控住,抬头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结果发现那人是周泽楷。

周泽楷是跟周爸爸恰好路过的,孙翔很快转移了视线,抱着球闷闷地回了场地。

当天中午就跟唐昊和刘小别去喝了酒。

刘小别也喝的挺多,胳膊撑着椅背:“哎,何必纠结于周泽楷不喜欢你这事呢!其实当个炮友也成啊?”

“你闭嘴吧。”唐昊重新开了罐啤酒塞到刘小别手里。

“真的翔哥。”刘小别有了酒也不老实,“谈什么感情,炮友最实在。你暗示一下!”

孙翔不搭理他。

刘小别凑上来,神神秘秘:“翔哥,你知道周泽楷不喜欢妹子吗?我们之前一直不敢告诉你。”

孙翔笑了一会,声音懒洋洋的:“我知道。”

“卧槽你知道啊。”刘小别眨眨眼睛,又点点头,“也是,不然你怎么能追这么久。”

“又有什么用?”孙翔摊手,“我怀疑他谁都不喜欢。”空啤酒罐被扔到一边。

孙翔掏出手机,食指压在嘴唇上:“嘘,我要给周泽楷打电话。”

酒一喝多就出离奔放了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电话很快接通,孙翔抢先说:“周泽楷,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不答应我,我就真的不喜欢你了。”说完把电话一挂,趴在桌子上半天没动。

唐昊猛推了一下孙翔的脑袋:“操,你拨的是我的号码!”

 

校门口开了家新的甜品店,孙翔开学第一天就去光临了一下。饮品单里有柚子茶,孙翔挠挠脸,到底是买了一杯。

后来成习惯了,隔三差五就要去店里买饮料。

他一手端着饮料杯子,低着头玩手机上楼,旁边闹哄哄一群人擦着他肩膀过去,孙翔抬头看了看,全是一班的,可能是刚下了体育课回来。原来他们还有体育课可以上呢,孙翔以为早就被改成了自习。他抬头多看了几眼,却没看见周泽楷。正准备低下头继续玩手机,第六感突然叫嚣了一下,孙翔一回头,正对上后面周泽楷的抬头。

周泽楷刚运动完的样子,眼尾泛红,头发湿漉漉的,校服外套被他披在身上,周围没有别人。

孙翔挑了挑眉,看了一眼就转过身去了。

周泽楷就在身后,喘息声都能听得清楚,他们就这么一前一后沉默着上了三楼。孙翔自暴自弃地呼出一口气,回头语气不善地说:“给你吧。”

孙翔把饮料杯塞到周泽楷手里:“柚子茶。”

周泽楷端着杯子愣在原地,孙翔已经转身朝班门口走了。

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周泽楷一眼,周泽楷还站在那,模样乖乖的。

孙翔自嘲地笑了声:“不用害怕,我没下药。”

说完头也不回推开了二班的门。

 

刚开学那阵子是最清闲的,毫无压力,每天随便上上课,回了宿舍就是玩。

孙翔他们的活动离不开抽烟打牌,这次输了的人要吊着门框做五个引体向上。孙翔已经坐了好几轮了,走廊上人来人往,路过都要多看几眼。终于刘小别输了一把,孙翔如同被救赎,赶紧撑着地站起来说要去洗手间。

洗手间是公用的,孙翔一拐进去就看到周泽楷和方锐站在洗手台前面,周泽楷透过镜子看到了他,轻轻笑了一下,大概就算是打过招呼了。

孙翔还叼着烟,没往周泽楷那边走,他挑了个最远的位置。门框上是清扫的死角,孙翔几轮下来,满手都是灰。

后面方锐还在跟周泽楷聊天:“过两天又有实践了,但是没我们的事儿。”

周泽楷没出声。

“据说是去旁边草原上骑马看日出,要待上三四天。”方锐说,“然而我们还是要在学校里考试。”

声音听起来特别不爽。

方锐关了水甩甩手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孙翔不自觉地垂头看了眼脖子上挂的钥匙。这还是去年出去玩的时候弄的,这都一年了。

他回头看看周泽楷。

周泽楷正在洗草莓,没有盆碗,只能直接在塑料袋里洗,孙翔带着烟味走过来,伸手拿了一个塞进嘴里。周泽楷没说话,被烟味呛得咳了一下。

“……”孙翔把还剩半根的烟按灭在洗手台上。

周泽楷全部洗好了,把水倒掉,撑开塑料袋说:“你抓一把吧。”

孙翔没动,只是盯着周泽楷的脸仔细地看。突然笑了一声:“你们现在都这么惨了,等到了高三怎么办啊?”

周泽楷有些沮丧,垂头没说话。

孙翔突然问:“你高考要考哪里。”

周泽楷轻轻摇头:“还没想。”

“大概可以保送吧。”孙翔伸手按住周泽楷的后颈,揉了揉他的发梢。

周泽楷没躲。

“我可能还是喜欢你。”孙翔语气平静,“但我不想追你了。”

周泽楷不安分地动了动,后颈上孙翔的手心似乎带了火焰,接触的那一小片皮肤滚烫着。

“而且以后肯定不会在一起。”孙翔笑得有些嘲讽,“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周泽楷轻声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你的大学我肯定上不了啊?”孙翔歪头。况且亲爹一门心思想让自己出国,也不知道还有救没。

现在的周泽楷对于孙翔来说已经成了单纯的精神幻想,客观现实中,他想不出两个人任何的可能性。尤其周泽楷去了精英班之后,这种感觉尤为强烈。他们的人生轨迹似乎只有高中这几年交叉,从此之后应该一个向东一个向西。其实高中都不应该交叉的,一切都是意外。

孙翔撑着洗手台靠近了些,周泽楷的眼睛近在咫尺,里面藏着一丝丝慌乱。

孙翔小声说:“我爸想让我出去。”孙翔当然没说“是因为你”。

“……”周泽楷不安地垂下目光。

“你想让我去吗。”孙翔几乎是贴着周泽楷的唇角说出这话的,烟味和薄荷味一起卷上来。

孙翔又任性了,其实周泽楷的答案根本不重要,但他还是要调戏般地问出来,还是固执地想听。

孙翔离得太近了,周泽楷有些紧张,声音小到听不明晰。

周泽楷说:“不想。”

后颈上搭着的手用了些力,孙翔突然撤身,带走了那层模模糊糊的烟味。

孙翔没什么表情,也没说话,错身离开了。缩在角落里默默洗手并且不小心看了全程的邹远表情有些尴尬:“咳,翔哥……还打牌吗?”

孙翔重新点了根烟,声音含混着:“打。”

周泽楷站在原地静了好一会,心里乱成毛线团。

手机在裤兜里震了两下。是周爸爸的短信,他们父子俩之间很少发短信。

内容简单:小楷,周末有空回趟家

周泽楷回复了一个字:好

或有心或无意,他已经连续三个周没回过家了。

 

全校大部队去草原上骑马晒太阳的时候,周泽楷他们却在考试,走的正规考试流程,分了考场,考试时间也很规范。全教学楼都静悄悄的,只有他们几个班还在游荡。

因为考试,所以放学早了些,周泽楷在走廊上碰到了邹远,两个人都是生无可恋的脸,邹远跟他一起出了校门,小声嘀咕:“今早晨孙翔唐昊他们给我发日出的照片,气得我差点把手机掰了。”

周泽楷笑了一下。

“还说今天要给我发骑马的。呵。”邹远已经释然了。

他的车站和周泽楷是反方向的,一出校门就要分开了。邹远挥挥手:“我走啦,拜拜。”

周泽楷也朝他挥挥手。

之前父亲说让他回家,结果准备考试又拖了几天,愣是拖到现在。周泽楷去校门口的甜品店买了杯柚子茶,这是他第一次进这家店,柚子茶也只喝过一次,是孙翔送他的那一杯。

回家太早了,爸妈都不在,周泽楷躺到床上看电影,看了一会就困了,抱着pad歪头睡过去。模模糊糊中听到开门声,可能是妈妈回来了,接着被子轻轻盖上来,周泽楷试图睁开眼睛,没成功,窸窸窣窣翻了个身继续做梦。

醒过来时是晚上九点多,被饿醒的。

周泽楷去客厅里转了一圈,妈妈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,听到动静抬眼看看他:“小楷,醒了?”

她起身去厨房热了饭。

周泽楷还没完全清醒,一边揉眼睛一边吃,周妈妈撑着头坐在旁边看着他:“是不是精英班太累了?”

其实真没累到不能忍受……周泽楷想了想。但他就是不喜欢那个紧张的氛围和节奏,可能是以前懒散惯了。周泽楷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周妈妈眼神透着担忧,欲言又止。

周泽楷垂眼的样子太过温顺,周妈妈看着看着突然叹了口气,轻声说:“不喜欢就不要去了。”

周泽楷筷子一停,偏头看着妈妈的脸。

“感觉你最近都不怎么开心。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收回目光,夹了一片杏鲍菇。

心里有些恐慌。突然这么一下怎么想都不对吧。就算再讨厌一班,自己也没在家里表现的太明显啊,而且好几个周没回家了,是怎么知道自己不开心的?虽然的确是不怎么开心。

周泽楷又吃了两口,突然心跳快得可怕,甚至都有了反胃的感觉涌上来。他不敢继续吃了,把筷子平放在碗沿上,眼神都有些小心翼翼的。

周泽楷小声问:“发生什么了?”

 

客厅里一片死寂,周泽楷呆站在客厅中央,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地抖。

父亲的手机,周泽楷的照片。

很多张照片,随便哪一张都足够周泽楷浑身冰冷血液倒流。

他看见运动会上自己靠在孙翔肩膀上睡觉的那张了,还有转班时候孙翔按着自己后颈吵架的时候,打完篮球孙翔搭着他肩膀回班的时候,喝醉了被孙翔背着的时候,孙翔喂他鱼豆腐的时候,甚至还有那次的开房记录,自己没带身份证,所以只好手写登记表,歪歪扭扭的一笔一划都被拍得清清楚楚。全是和孙翔有关的东西,二十几张照片,陌生号码,没有一个文字,周爸爸的质问也从未收到过答复。不知道是谁,不知道在周泽楷身边潜伏多久,甚至都不能确定这个陌生号码的背后到底有几个人,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父亲的手机号。

看不见的地方藏着无数尖刀,周泽楷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恶意朝着自己捅过来。

他站在客厅里整整十分钟,抬头时满眼都是惊慌失措。他想解释什么,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照片拍的清清楚楚,所有事都是发生过的,他所能解释的,无非就是和孙翔的关系,但这父母早就有了判断,信就是信,不信就是不信,解释又有什么用。

周爸爸平静地看着他,伸手把手机拿回来:“没注意身边有什么可疑的人?”

周泽楷摇摇头。

身边都是同学,关系不是很密切但也从未与谁有过过节,周泽楷从来没觉得谁是可疑的,也不会盲目判断别人接近自己的动机是否纯良。所以周泽楷真的没注意这些,没想到会有人恶意满满拍这些照片。目的是什么?是喜欢孙翔还是喜欢自己?或者就是单纯看不惯自己和孙翔站在一起?自己是没惹过谁,但孙翔就不一定了,孙翔一直都是话题体质,所以是谁看孙翔不顺眼吗?但如果真是冲着孙翔去的,照片为什么会发到自己父亲的手机里?

周泽楷的大脑几乎要炸掉了,疯了一样地假设出一切可能性。

可能是周泽楷的状态看起来太过糟糕,周爸爸安抚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小楷。”妈妈问得小心翼翼,“孙同学是不是,喜欢你?”

其实问题的答案很明显,这么多照片,谁都看得出来孙翔喜欢他,他甚至还带孙翔回过家。

周泽楷皱眉,喉咙干涩,勉强发出几个音节:“……可能是吧。”

“但是你不喜欢他?”爸爸摇摇头,“这么大了,我就没见过你喜欢谁。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哽住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如同掉进冰窟里,全身极寒,但心脏滚烫,胃里似乎也藏着团火焰。他的大脑混混沌沌,想不出任何可以打破现状的办法,他只能呆呆站在这里,父母说什么他就听什么,问什么他就答什么,毕竟是看着他十几年慢慢长大,一切语言都是一针见血,把他内里的冷淡和胆怯挑明了扔在阳光下暴晒。

周妈妈有些着急地说:“小楷,你别怕呀,我们不是担心你这个。我们了解你。”

周泽楷没说话,只是在心里摇了摇头。

“我们担心的是,现在有人太关注你,带着恶意的。”周爸爸看着他,“他知道这些照片会让家长生气,所以才发给我看。他的目标到底还是你。”

周泽楷张了张嘴:“可是我……”

周妈妈轻声说:“我们相信你。”

这次周泽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父母无条件的信任几乎把他压垮。他不知自己该庆幸还是该绝望,像被按进深海,浑浑噩噩随着冰冷洋流沉浮。

周泽楷听见父亲的声音朦朦胧胧飘过来,似乎隔着厚重的纱:“我们怕他会继续做出什么其他不好的事。”

那要怎么办,又能怎么办。

“反正你也不喜欢精英班的气氛。”周妈妈的声音有些犹豫,试探着问,“小楷……不如转学吧?”

“……”

脑中最后一根弦也断掉了,风雨飘摇的世界轰然塌下去,背后是空旷但明媚的新生,他几乎瞬间幻想出未来的新世界,轻风细雨明日如歌。

周泽楷呆站着。

他没有点头,但也没有摇头。

 

tbc

用双更来假装我从来没断过更(x)

可能进度会慢点……反正三章之内必在一起!解决完这波就在一起!

其实坏人到最后都没名字,楷楷和翔翔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,而且坏人们不是一个人。它只是一个群体的浓缩,背后的眼睛、两面三刀的虚伪、羡慕嫉妒恨、漠然和不尊重,反正这些阴暗的东西全放了在一起,可爱迷人的反派角色x……大家就当他们都叫刘皓吧(x)

下章大高潮!…………很有可能高不起来

😂😂太真相 也是醉了

村松梢风 魔都

菊与刀

尼采 弗洛依徳 乙一 不如去死 京极夏彦 绫辻行人 岛田庄司 天真的人类学家

【暂时就这样吧

林泽抬头,看见谢晨风来了。 他坐在林泽对面的椅子上,低头看着林泽的双手,喃喃道: “基督,我要忏悔。” 林泽想起那句出名的话,答道: “小子,你的罪赦了。” 谢晨风脸上满是泪水,哭得浑身发抖。

#travel #Italy
这一天一定要纪念。哈哈哈哈哈哈#lol #travel#Italy
#Milan
童真派